正文卷 第53章 刁有德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com
    等晚饭过后,木大郎主动承接了洗碗的活,催着杨慕去练字帖。

    杨石头和球球在黑大牙光滑的皮毛上搭积木,一个咯咯咯的笑,一个“嘤嘤嘤”的哼唧,只有黑大牙,一脸生无可恋,连球球一屁股坐在它尾巴上,都没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包大娘准时吃到了杨慕的卤菜之后,给她介绍了一个人——窦婆子。

    窦婆子白云县有名的媒婆,上到县令县丞,下到平民百姓,就很少有她不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杨慕越发觉得,包老太不简单。

    别人传个流言蜚语,都是用说书先生,偏偏包老太剑走偏锋,用媒婆。

    第二日,杨慕和周大壮夫妻做好了蛋糕和奶茶,继续去县城做生意。

    卤菜和卤肉昨晚受到了一致好评,可卖糕点和卖卤肉是有些不太搭的,所以暂时还不卖。

    蛋糕和奶茶早早就卖完了,可昨日预定了一百块蛋糕的白衣公子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于是杨慕便让周大壮夫妻先回去,自己留下来等着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是接近来的,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实忠厚的小厮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来了就作揖,道:“抱歉抱歉,小可来晚了!”

    他今日本是要去拜访汪大儒的,只是暂住的庄子临时出了些麻烦,这才来晚了。

    杨慕笑道:“不要紧,我也没有等很久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周大壮夫妻刚刚走了没多久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却是十分抱歉道:“这样,我多给姑娘一些银子,就当做是补偿了。”

    杨慕摆摆手,她是喜欢银子,可也不至于到了这一步,于是她退却道:“不必了,我没等多久。”

    在杨慕的坚持下,白衣公子只好给了正好的银子,小厮提着匣子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杨慕将银子装进荷包,心情愉悦的去采购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被站在远处的吕掌柜看到。

    他眼神阴鸷,想着自己刚刚镶好没几日的牙,琢磨怎么把这个小丫头收拾服帖。

    东家少爷过几日就要来白云县了,可不能将此事麻烦少爷去解决,否则,他这个掌柜的,也当不了几日了。

    他心一横,大不了多出一些银子!

    当日下午,吕掌柜来到了县城最大的赌坊——四方赌坊。

    吕掌柜是这里的常客,大多数时候是来玩两把的,偶尔是来与自己的好友刁有德喝茶谈事情。

    守门的两个彪形大汉看到是吕掌柜,都热情的打招呼,甚至有一个还主动给吕掌柜开路。

    赌坊里嘈杂纷乱的人群中,吕掌柜跟在大汉身后,很轻松的走到了楼梯边。

    二楼都是雅间,最尽头的雅间常年不接待外客,这是赌坊的东家刁有德给自己留的。

    此刻刁有德正坐在栏杆边,监视这一楼赌场众人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吕掌柜被请到刁有德身边坐下,对于这位白云县的黑道翘楚,吕掌柜还是有些发憷的。

    “刁爷生意兴隆啊!”

    吕掌柜接过小厮送上的茶水,缓缓喝下,还不忘恭维道:“好茶!”

    刁有德早年瞎了一只眼睛,剩下的那只眼睛却异常犀利,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下,依旧一眼就看出一楼有人在出老千。

    他一指一个穿土黄色衣裳的青年,道:“抓住那瘪三!敢在我的地盘出老千!砍了他的左手!”

    他身后站着的两个大汉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吕掌柜嘴角抽了抽,刁有德什么都好,就是有些血腥暴力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他喜欢!

    对付那丫头,就应该用这样的人才对。

    吕掌柜此时有些兴奋,早知道那村姑会武,就应该直接来找刁有德才对!

    他上次还怀着惜才的心思,不想把事情闹大,所以才找了那几个不中用的大汉,结果最后害的自己和他们一起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这次他下了狠心,决定彻底把那个小村姑废了,所以才来找上了刁有德。

    楼下,两个大汉穿越人群,抓到了那个出老千的少年,二话不说,拉着人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赌场上有了小小的轰动,不过随着少年被拖走,人群归于平静,各自下注去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那少年就被两个大汉拉进了包厢。

    刁有德斜眼看着那青年,冷笑一声,道:“你是成庆赌场请来的吧,回去告诉你们东家,我刁有德明日去拜会!”

    说着,他给大汉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两个大汉会意,一个将少年的手按压在桌子上,另一个拿起一把斧子,朝着少年的手指砍去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少年惨叫着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刚还对刁有德很满意的吕掌柜此刻僵硬在那里,他被这一幕吓到了,知道刁有德疯,却不知道他这么疯!

    看着桌面上的断手,吕掌柜感觉自己有些呼吸困难。

    他是个生意场的商人,不是什么见惯了血腥的屠夫,眼前这一幕,着实让他胃里翻滚。

    好在那两个大汉很快处理了血腥的现场。

    刁有德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中的血腥味,满脸享受。

    随后他哈哈大笑,拍着吕掌柜的肩膀道:“老兄,这不过是小场面,你就吓成这样!我昨日还砍了两条腿呢!现在还在后院酒缸里泡着,吕兄可要尝一尝?”

    吕掌柜差点吐了,连忙摇摇手,应付着打着哈哈,说出了今日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就想赶快说完,赶快走,离这疯批远一点。

    “刁爷,老兄我遇到了点麻烦,想请你出山。”

    刁有德转眼看他,语气里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吕兄,要说你也是给苗家办事的人,怎么还有苗家搞不定的麻烦吗?”

    苗家可是出了一位出息的女儿,在泼天富贵的贵胄家里做小妾,即便是白云县令只怕也不敢轻易得罪那位小妾的。

    吕掌柜看着刁有德那只灰扑扑的瞎眼,只觉得浑身发紧,不自在道:“如此小事,不必让苗家知晓。对方也不过是个小村姑罢了,若不是她会武,我也不会求到刁爷这里。”

    刁有德眸子闪了闪,这么说,就是办了事也不会让苗家人领情了?

    他像是有了一些兴趣,缓缓问:“哦?一个小村姑居然会武?吕兄莫不是搞错了?”

    村姑哪里来的钱学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