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126、磨人的很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com
    谢轻舟带着任衿衿来到一处,只见这里依山傍水,一座屋子就坐落在湖水之上,看起来倒是秀丽可居。

    他将任衿衿放下,任衿衿有些晕的晃了晃身子扶住了谢轻舟,等恢复了后,她仔细看了下四周:“不是,这什么地方啊?”

    小屋被湖水包围,将这间屋子给隔绝开来,看样子像是要把她给囚禁在这里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就在这里待着吧,此处安全,等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任衿衿转身看向他反问道,谢轻舟避开她的目光:“我自有去处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想的是,将她放在一处烟火人间处,但是那里人多嘴杂,再加上她口口声声说的什么寻一个好夫婿,他想着还是把她一个人放在这里最安全。

    至于他,他还要去坤灵仙山拿回乾渊,此行太过危险,他是不会带着她去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去处,啊,前男友另有所爱了?”

    任衿衿的脚步步步紧逼,谢轻舟往后退了两步,她一只手直接抱住了他的腰身,少女踮起脚,勾唇笑道:“你要是敢走,明日我就寻个山间樵夫嫁人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谢轻舟在想什么,他要去坤灵取乾渊,摇光又怎么会预料不到,只怕如今坤灵早已布满天罗地网只等谢轻舟往里跳了。

    他旧伤未愈,如今还受心魔干扰,她也只能把他多留一日是一日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结界。”

    谢轻舟不敢低头看她,可是她身上的香气却是一股接一股的往鼻间钻,他扭过头,只觉此时煎熬。

    “那你把我困在这里,出也出不去,这里也没个人,我还不如直接投湖死了。”

    任衿衿就知道他永远对她狠不下来心,无非就是此时脑子转不过来弯儿,所以她就不计较的往前走,总有谢轻舟想通的那一日。

    “你先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是跑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面对任衿衿的不依不饶,谢轻舟闭上眼长叹一口气:“我不走,你先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除非你亲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任衿衿!”

    他睁开眼,一双眸子看向她,任衿衿松开手垂下头:“可是之前,不是你说要日日吃糖葫芦的吗?”

    说罢她转过了身,脸上浮现出一丝难过:“原来,人都是会变的啊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好不凄凉,谢轻舟想伸手摸摸她的头,最终还是忍住了,只等今夜,她睡着了,他就离开这里,只要能够压制住心魔,但是最怕的还是,心魔与他只能活一个。

    任衿衿伸出手假装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,徒留谢轻舟一个人在身后愧疚。

    她迈开步子走进这座屋子,房间内倒是收拾的整齐,木质的屋子还有淡淡的木香味道,廊檐下挂着几个风铃,有风吹来的时候还会带起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。

    也难为谢轻舟这个从来不食人间烟火的魔尊来准备这些了,他嘴上倒是说着疏离的话,可是做的每一件事都跟疏离二字扯不上任何关系,就这还妄想让她生气,然后再离开他。

    入夜,谢轻舟被任衿衿磨得没有办法,只能躺在她房间的一处小榻上,小小的侧榻容不下他,只听着任衿衿的呼吸声,他正要起身,床上就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她光着一双脚,身上只穿了一件中衣,委屈的质问他,谢轻舟只能重新躺下:“我翻身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感觉到薄被被人掀开,她温热的身子贴了过来,只是那双脚搭在他腿弯处,隔着衣物都能感觉到凉。

    “阿舟,我冷。”

    胸前是她的一双手,紧紧拽着他的领口,她的头往前蹭了蹭:“那你为什么不抱抱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嗓音逐渐带上了哽咽,蜷缩着身子,本就拥挤的小榻上挤着他们两个人,虽然两人都穿着衣物,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不妥,正要伸手推开她的时候,她仰起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的阿舟还是那个杀伐果决的魔尊,他受伤了,我带他逃跑,为他疗伤,可是那个谢轻舟说,他不要我的帮助,因为他觉得那是对他的同情与怜悯,于是他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梦很逼真,让我一度以为那就是真的,醒来后,我就听到了你起身的动静,你是不是要变成那样?”

    任衿衿松开了手,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是,深夜总让人多了一些难过的情绪。

    谢轻舟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他感觉自己喉头发紧,不知该说些什么,他见不得她难过,他也很想告诉她,他永远不会伤害她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了,你要是想走,告诉我一声,不要不吭不响的,还怪让人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她起了身,正要离开的时候,冰凉的脚腕就被人握住了,他侧起身子望向她:“你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莹白的脚腕上扣着他的手指,暖意划过的时候,她点了下头:“是故意的,但是没想到阿舟坐怀不乱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刚出口,就感觉到两人的位置发生了变化,他撑在上方,深吸了一口气:“我与心魔,注定只能存活一个,目前的状况,我也不知道能否压制住他,倘若不行,我会失去所有的意识,彻底沦为一个嗜血的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衿衿,我伤了你,两次,在我满心满眼都是你的时候,我没有压制住心魔,我竟然伤害了你两次,我不知道第三次会不会要了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只能推开你,只有让你离我远些,我才能安心,我真的很怕,我害怕......”

    唇上传来湿热的触感,她勾住他的脖子噗呲一声笑了出来:“你终于不再别扭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,你要接着把我推开,然后再说一些什么,我可怜你啊,同情你啊的话。”

    任衿衿伸出手捧住他的脸: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会一直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从她选择他的那一刻起,她就不在乎这些了,再说了两个人也半斤八两,她不还是一副活不起的样子吗?

    “衿衿,我真的想过,和你分开的,谁也不能保证,我会变成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谢轻舟避开了她的目光,少女看过来的目光是那般明亮,他不敢再看,只怕自己会溺毙在那双只有他的眸子里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这样吧,要不你为我寻一个好夫婿?”

    “不许。”

    他猛地转过头,眉头紧蹙,一双眸子目光灼灼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许啊,你不是说......”

    谢轻舟低下头,堵住了她喋喋不休,追问不止的嘴,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,她这张嘴里,竟说些他不爱听的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