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260、以身为饵,封印黑气,主动的源初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com
    死气伺机而动,全力突袭魏叔玉。

    魏叔玉吸纳元初鸿蒙印记,有一瞬间恍惚,下意识躲避死气袭击,却未来的及。

    死气一头扎进了魏叔玉的识海。

    顿时,耳边响起低沉呓语,头疼欲裂,心底的凶戾被无限放大,死气遍布全身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魏叔玉双眸满是血丝,眼眶欲裂,意识被冲击变得浑噩,呆滞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底下,元龙见着圣皇被死气突袭,脸色十分焦急,化作一道光影行至魏叔玉身前,「圣皇您怎么样了?圣皇,您没事吧?」

    魏叔玉盘腿静坐在虚空,永恒大罗金仙道韵涟漪流转,全力镇压着死气。

    永恒之力流转,隐隐间可以看到死气掺杂。

    忽的,魏叔玉眉心射出一缕玄黄精芒,打开虚空,裂缝陡现。

    「元龙,汝先回玄黄,以护道者身份召集玄黄永恒,潜心修行,积蓄力量,以待诏令。」魏叔玉沉声道。

    元龙见着圣皇一副痛苦的模样,连忙摇头,「吾元龙身为护道者,就是要守护圣皇,岂可在圣皇为难之际,独自离去?」

    「少特么废话,吾给你是诏令,不是商量,服从便可!」魏叔玉额头青筋暴起,怒声道。

    「是,圣皇!」

    「圣皇等着元龙回来!」

    元龙一步三回头扎进了虚空裂缝,回了玄黄鸿蒙。

    另一处。

    源初见着他被死气侵袭且隐隐间抵挡不住,也转身向一旁的雷霆、琉斯、青女、天空、战争等一众永恒发下诏令,「立刻退出元初界。」

    雷霆面有不甘,「圣女,他夺走了元初印记,吾等不若趁他身陷囹圄夺回元初印记!」

    源初周身迸发圣洁之气,「诏令已出,汝等遵诏!」

    「是!」纵使雷霆一应永恒心有不甘,但还是退出了元初界。

    元初界,九天之上。

    魏叔玉周身道韵与死气缠绕,双方还在做着纠缠,不过死气占据了上风。

    源初行至魏叔玉身前,冷淡的声音终带了一丝温度,「汝知晓那死气就藏在元初印记之后,为何还要上前?」

    「汝不是元初鸿蒙修士,大可一走了之。」

    魏叔玉额头滴落豆子般大的汗珠,「你别误会,我就是单纯的想偷走元初印记。」

    「嗯,就像现在这般,虽是永恒大罗,但随时都会身陨道消。」源初凝视着魏叔玉。

    「圣皇出手,岂会不做准备?」

    「不做准备,那叫…鲁莽!」

    魏叔玉话音落下,周身气息陡然一变,道躯上涌现数缕光芒,频率有序,似组成了一大阵法。

    「鸿蒙封印大阵!」

    「什么时候?」

    「你不是在元龙身上布置的封印大阵,什么时候多布置了一个?」

    「若连你都骗不过,还怎么骗过那位真实造物主?」

    「若非以自身为饵,这死气如何会上当?」

    魏叔玉道躯内的封印之力愈发强烈,周身流转的永恒道韵肉眼可见的消失。

    以自身为基,施展鸿蒙封印大阵自然是有代价的,封印死气的同时,也会将自身元神,法力修为境界封印。

    死气中隐约响起一声愤怒,随后魏叔玉耳边环绕的呓语消失,死气彻底隐没。

    魏叔玉知晓,已将死气封印在了体内,除非自己解除封印,否则死气不可能逃离。

    代价便是,永恒大罗境的鸿蒙圣皇,这一刻沦落成了普通人族。

    普通人族处鸿蒙,孱弱的就像一根稻草,一碰便断,像薄纸一

    捅就破。

    魏叔玉睁开眼,体内无法力,径直从九天之上坠落。

    快要接近地面上,一缕柔和的法力陡现,托起了魏叔玉,使其平安落地。

    下一刻,源初从魏叔玉身后出现,「这便是封印的后遗症?」

    魏叔玉点头,「抱歉了,现在恐怕不能还回元初印记了。」

    源初转身目光看向广袤的元初界,「雷霆他们在此争夺了数万纪元都无法获得元初印记的承认入体,终究是无缘。」

    「元初印记,便先放你那吧。」

    「跟我走!」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源初带着魏叔玉走出了元初界。

    雷霆、琉斯、青女等一众永恒已在元初宫等待多时,见着源初走出,面色恭敬行礼,「圣女,夺回元初印记了吗?」

    待雷霆看到源初身后的魏叔玉后,一下子拉胯下脸色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战争之神阿瑞斯不自觉的退后了两步,心底对魏叔玉这个圣皇忌惮无比。

    元初宫正殿,一众永恒大能没有不惧怕魏叔玉的。

    其出手狠辣,不留余地,修为境界高深,单手一剑,顷刻间便横推了元初鸿蒙一众永恒。

    除却圣女,谁是魏圣皇的一合之敌?

    就在众永恒忌惮时,雷霆似乎察觉出了一丝异样,「他…周身无气息流转,微弱到了极点,这绝对不是返璞归真的体现……」

    雷霆又联想到他好像被一缕神秘气息偷袭了。

    「他身受重伤了?」

    「对,一定是这样!」

    「人死鸟朝天,不死亿亿年!」

    「吾雷霆一定要夺得元初印记,不然永远得不到圣女正眼相看!」

    雷霆已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,若是他返璞归真,那自己就是自取其辱,但他若真的受了重伤,自己便有夺回元初印记的机会!

    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雷霆周身燃起电火花,永恒雷霆之力环绕全身,杀机直指魏叔玉,「魏圣皇,还请您交出元初鸿蒙印记,您不属于元初,印记您不能占据。」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元初宫大殿瞬间陷入寂静。

    阿瑞斯等一众永恒皆是瞪大眼瞅着雷霆,「雾草!你还招惹他干嘛?嫌毒打没挨够吗?」

    雷霆向魏叔玉发难,见其未开口,便印证了心底的猜测,「他果然身受重伤,强弩之末了!」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雷霆又一步迈出,周身电闪雷鸣,「还请魏圣皇交出元初印记!」

    一旁,一众永恒就算是傻子也看清了情况,「难不成他当真身受重伤了?」

    阿瑞斯周身爆发无穷战意,踏步上前,战意直指魏叔玉,「还请圣皇还回元初印记,吾阿瑞斯保证,圣皇可安然离去!」

    此时的阿瑞斯为永恒金仙巅峰与雷霆一般,皆是元初鸿蒙的顶级永恒!

    「还请圣皇还回元初印记!」大殿中,零零散散几千名永恒皆是同声向魏叔玉发难。

    魏叔玉面色平淡,丝毫不慌,岂能会被这点小场面给吓到?

    先前让元龙回玄黄鸿蒙,召集顶级永恒,等待诏令,便是魏叔玉留的后手。

    虽然法力被封印了,但玄黄印记却未封印,依旧可以打开虚空裂缝,玄黄顶级永恒降临元初鸿蒙。

    魏叔玉面色平淡,踏步上前。

    「吓!」

    元初宫正殿一众永恒皆是下意识后退一步,面色微微一变,惨白。

    但魏叔玉周身气息依旧微弱,无气息涌动。

    「诸位莫慌,他已强弩之末!」

    「交出元初印记!」壮了壮胆子,继续发难。

    魏叔玉又走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吓!

    诸永恒又惧怕的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魏叔玉面露玩味笑意,「就这点胆量还敢讨要元初印记?」

    「就算把元初印记给汝等,又能成什么事?」

    魏叔玉说着便要沟通识海内的玄黄鸿蒙印记。

    「退下!」源初声音冷淡,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一众永恒行礼参拜,「可是那元初印记还在他那!」

    「还请圣女为元初取回印记。」

    「吾让汝等退下!」源初周身迸发圣洁气息,威压笼罩大殿。

    「是!吾等谨遵诏令!」一众永恒面色惨白,应声大拜。

    「可是…可是……」

    一众永恒心中极其不甘,但却无可奈何,不得不服从圣女诏令。

    众永恒皆退出了大殿,唯独雷霆半跪在大殿,双眸怨恨的盯着魏叔玉。

    「雷霆告退!」雷霆愤怒起身,走出了元初宫。

    元初大殿宫门关闭。

    宫内,仅剩下了源初与魏叔玉。

    魏叔玉见源初斥责退了一众永恒,也熄了打开鸿蒙通道的打算。

    魏叔玉坐在了源初身旁的一个蒲团上,「哎呦,累死我了。」

    几经周折,确实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「站起来,那不是你坐的位置。」

    元初宫正殿,上位仅有一个,那是属于源初圣女。

    「起不来。」魏叔玉浑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欠打模样。

    这元初宫仅有一个坐席,魏叔玉坐了,源初便没有坐位。

    大殿中变得寂静。

    源初就静站着,明亮的美眸中多出了一缕幽怨。

    然后,源初就一屁股坐在了魏叔玉的身上,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源初身为元初宫之主,而魏叔玉此刻又封印了法力,源初完全可以一巴掌扇飞魏叔玉的。

    但不知为何,选择了一个最鲁莽的方式。

    你坐,我也坐,都不客气。

    两人姿态,相当亲近,相当暧昧。

    美人在怀,魏叔玉闭目调息,口鼻环绕着芬芳清香,也觉得美滋滋。

    源初坐久了腿麻,便在魏叔玉腿上调整了一个姿势。

    「啧!」隐隐约约的不满声。

    源初见魏叔玉微皱起眉头,自己也不禁皱起眉头,「这是我的座位,你还敢皱眉?」

    又过了许久,源初又坐的腿麻了,仔细端量着魏叔玉片刻,悄悄移动,换了个坐姿。

    「啧!」魏叔玉不满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你啧个屁,闭嘴!」源初羞怒之下,怒声道。

    然后…魏叔玉就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源初坐了不到一刻钟,又接着调整姿势。

    调整完姿势后,又觉得不太舒服,接着调整。

    魏叔玉这回始终未吭声。

    源初坐在魏叔玉腿上,无论怎么调整坐姿,都感觉有点不得劲。

    源初缓缓转过身来,与魏叔玉面面相对,鼻尖相距仅差半个鼻子,近到可以看清魏叔玉脸上的细微的汗毛。

    然后源初缓缓张开了双臂,搂住了魏叔玉的脖颈,顺手放在了魏叔玉肩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雷霆出了元初宫越想越生气,又去而复返,打开宫门,行至正殿,朝上恭敬参拜:「雷霆拜见圣女,吾元初印记被一外人所夺,雷霆始终觉得不妥……」

    雷霆正说着突然戛然而止,渐渐睁大了双眼,眼珠

    子变得通红,呼吸变得急促,差点气晕过去。

    源初圣女正坐在那个男人怀里,脸对着脸,而且双臂还抱着他的脖颈,无比亲昵的姿势…无比亲昵的姿势……

    雷霆识海里响起轰鸣声,惊涛骇浪,胸口堵着一团气。

    源初缓缓睁开了双眸,气息涌动,一个气浪,竟直接掀飞了雷霆。

    然后元初宫门关闭。

    雷霆宛若坠了线的风筝,倒飞出去亿万里,狠狠的砸在了一颗辰星上。

    雷霆呆若木鸡,躺在星辰,仰望鸿蒙星空,道心几近崩溃,「怎么会……」

    「元初鸿蒙印记……没落到外人手里?」

    「鸿蒙圣皇…是圣女的……男人。」

    「吾雷霆才是外人?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……」雷霆的笑声已癫狂。

    雷霆狠狠打了一拳,辰星崩碎,四散而去,「没有鸿蒙印记,吾雷霆一样能够超过鸿蒙圣皇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初宫。

    这回源初似找对了姿势,较为舒服惬意,便未再动了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般坐着,准确的来说用腻歪一词,更准确一些。

    源初的道心,不知是何时失守的。

    或许是在元初印记懵懂时,一只鲁莽的大手袭击进来,被胡乱捏了一番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强吻时。

    亦或者他以身为饵,替元初鸿蒙封印死气时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的心动。

    总归,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光荏苒,转瞬百万纪元过去。

    魏叔玉以道躯封印死气后,便在寻找解决净化死气的方式。

    净化至宝,只能净化比较弱的死气,而净化不了死气本源。

    有生便有死,两者浑然一体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不可分割。

    「修士修行,身兼生与死,死气不可被磨灭,一直存在,只能生死失衡。」

    「生气无比强大,压制死气。」

    「需压制住死气之源,也就是那位真实造物主!」

    魏叔玉心境变得明朗,逐渐从顿悟中醒来。

    刚睁眼,便看见源初姿容美丽的容颜,正凑近,痴迷的看着魏叔玉。

    「源初,烧点水,泡茶。」

    「嗯,好。」

    「源初,我衣裳呢?」

    「源初你过来一下。」

    魏叔玉这才发现,源初圣女…是个恋爱脑,那日元初宫主动抱着魏叔玉后,变得千依百顺。

    凡是魏叔玉说的,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然后,眼里全然只剩下了一个人的身影,对其他人……依旧是冷淡平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