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四五三章 当年的隐情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com
    知道这个李冬在信口胡吹,陈阳也就没了兴趣,准备去结账走人。

    网上的黑料,他都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自然也懒得跟一个年轻人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就在他起身要走的时候。

    李冬忽然又爆出了一个大瓜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们,陈阳这小子之所以乱,也是有原因的,他爸作风就不正……他妈……咳咳,我那姐姐还因此闹过离婚。”

    陈阳忍不住身子一颤,瞬间转身。

    老胡也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为这个叫李冬的年轻人担忧了。

    那位绝对是陈阳心中的禁忌,这个年轻人这是惹祸上身了。

    果然,陈阳过去一把扯住了李冬的衣领,咬牙道:“你……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在他的记忆中,父母的关系一直都很好,虽然偶尔有些争吵,但也没有到离婚的地步?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李冬翻了翻白眼,想要推开他,却发现陈阳的力度很大。

    唉唉唉,干什么?

    李冬被人扯住了衣领,他那帮朋友有些不干了,立即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胡上前了一步挡在了陈阳的面前,澹澹道:“不管你们的事情,坐下。”

    干!

    年轻人也是火爆,几个人摸起地上的啤酒瓶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住手!

    二驴带着一帮小弟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阳县的地界上,有人要动陈阳,二驴自然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这是药材街的二驴,别动手。”

    有人认出了二驴,私下里警告伙伴。

    在阳县,二驴也算是一号人物。

    “他么的,小王八犊子,胆子真肥啊,你们知道他是谁吗?海王的陈总,药材行业的龙头。草,谁特么敢动,老子马上就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二驴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陈老板,陈阳!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李冬更是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他原本只是在伙伴面前吹个牛逼,没想到正主就在这张桌上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起,陈老板,我……”

    李冬也是结结巴巴,不知道说啥好了。

    “陈老板,您受惊了,您放心,我会让这些小兔崽子们给您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二驴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献殷勤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聚集的人也是越来越多,陈阳不想在大庭广众下闹事,指着李冬道:“你跟我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头也不回的去了酒店。

    李冬自然不敢怠慢,哆哆嗦嗦的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陈老板,我……胡说八道,我……您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见识……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是陈阳后,李冬就知道自己闯祸了。

    陈阳这身份这地位绝对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就算陈阳不出手,光是二驴就够他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陈阳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我是前车店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冬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前车店!”

    陈阳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母亲李英好像是后车店的人。

    这货也姓李,多半还真是母亲的娘家人。

    “你认得我妈?”

    “认识,认识,前车后车都是一个李,按辈份上论,我们是同一辈。”

    李冬低声说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倒也不是吹牛。

    他的确跟李英是一个辈份,不过早就出五服了。

    “吆,这么说,我还真的叫你一声舅了?”

    陈阳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!”

    李冬也是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陈阳摸出烟,递给了李冬一根。

    谢谢,谢谢!

    李冬双手接过。

    九五至尊啊!

    好烟!

    两根就赶得上自己的大红方印了?

    李冬还真是有些羞愧。

    听到这货真的是母亲的娘家人,陈阳之前的气也就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说的,是真的?”

    他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都是胡扯的,胡扯的,就是……吹个牛逼。”

    李冬哪里敢承认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。你听说过我父亲的事情?”

    陈阳问道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李冬迟疑了一下,有些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的说,我不会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陈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李冬一咬牙,拿出打火机把烟点上了,抽了一口。

    果然是好烟啊!

    一点杂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抽一口,感觉整个脑袋都兴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总啊,这件事在我们那里已经流传了很久,我也是听别人说的,您可千万不要生气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冬这次谨慎了很多。

    说吧!

    陈阳澹澹一笑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们村也有个在市场上跑货的。有一次,他喝多了,说您父亲在外地养了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还给他生了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李冬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阳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这也是醉话,事后他就否认了。大家也就听个热闹,也没人当真。可是过了一段时间,你母亲忽然回了娘家,然后跟你父亲闹起了离婚。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,大家也就开始怀疑了。后来,你小姨带着人去当初喝醉了的人家里闹过,那人马上承认是自己胡说八道,还去跟你母亲道歉。这事情最终也是不了了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陈阳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事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?

    而且也没听人说起过?

    “可是,你小姨却事后在你父亲的扶持下干起了药材买卖。所以村里有人揣测说,她肯定得了什么好处,这才帮着你父亲把事情给圆了下来。否则,你父亲为何要帮他们家干药材买卖?”

    李冬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!”

    陈阳紧盯着李冬。

    后者急忙点头,道: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当初有很多人都知道。陈总若是不信的话,可以去调查一下。如果我有半句谎言,天打雷噼。”

    】

    陈阳也有些不澹定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跟小姨一家有关?

    以他们两口子的秉性,说不定还真干的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这事也简单,把小姨叫过来问一问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陈阳心中马上有了主意,对于眼前这个李冬,他也没任何的气了。

    “拿着,抽吧!”

    陈阳从包里拿出了两盒好烟,递给了李冬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李冬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,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别人,你认识我了。”

    陈阳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谢谢,陈总!”

    李冬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没想到牛逼成真了。

    陈阳不仅认了他这个娘家人的身份,还给了两包好烟。

    李冬离开以后。

    陈阳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李冬的话,他已经信了几分。

    当年这件事是肯定有的。

    但事情的真相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还需要问问小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二驴来报,说小姨一家人听说陈阳回来了,带着女儿过来拜访。

    陈阳哑然。

    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。

    也好!

    省得他去专门去找了。

    “小阳啊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姨笑呵呵的拎着礼物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小姨夫还有小表妹侯娜,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年轻人,似乎是侯娜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小姨,小姨夫,今天刚回来。”

    陈阳也笑了笑。

    最近两年,他们一家跟母亲走动的也多了些,虽然还有些隔阂,但表面上也算是和好如初了。

    “表哥好,这是我男朋友刘国伟。”

    侯娜礼貌的打了个招呼,然后扯了扯身后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陈总好!”

    刘国伟也恭恭敬敬的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好!”

    陈阳点了点头,然后掏出烟来,让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姨夫接了烟,刘国伟摆手说不会。

    小姨夫也介绍了一下刘国伟。

    刘国伟也是阳县人,是一名小学代课教师,没有编制的哪一种。

    家境似乎也不太好,在侯娜的面前也是唯唯诺诺,看起来比较老实本分。

    陈阳心中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这是个老实人啊!

    可惜怎么选了这么个岳家?

    娶妻不贤毁三代啊!

    当然了,这种话陈阳自然是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刘国伟怎么找老婆是人家的事情,他也管不着。

    “小阳啊,听说你回来要投资建厂?”

    小姨眼巴巴的问道。

    是有这么回事!

    陈阳澹澹一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哎呀呀,我外甥混大发了,我这个小姨也跟着面上有光啊。”

    小姨喜不胜收。

    好嘛!

    陈阳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老子有能耐关你屁事?

    “小阳啊,最近这药材生意也不好干。要不,你给小姨安排个差事如何?”

    小姨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陈阳笑了笑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就你那点能力,能干什么?

    “别瞎吵吵,小阳可是大老板,干的那也是大事。就你那仨瓜俩枣的,不添乱就算烧高香了。小阳啊,你可别听她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小姨夫训斥了小姨一句。

    “咋的,我有那么差吗?实在不行,我给小阳看门不成吗?”

    小姨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得了吧,你!

    小姨夫翻了翻白眼,哼了一声道:“你这个亲姨去看门,你让小阳把脸往哪里搁?去去去,我们说话,你少打岔。”

    吆!

    陈阳诧异的看了小姨夫一眼。

    一段时间不见,这自知之明倒是长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小阳啊,我们这次来,有件事情想让你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小姨夫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吧!

    陈阳也知道这家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

    “国伟啊,是阳县的小学老师。他现在跟娜娜订婚了,两个人一个在谯城,一个在阳县,实在是有些不便,你看看……能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小姨夫眼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也知道陈阳对他们有意见。

    但上一辈的事情跟下一辈无关,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想让女儿侯娜在陈阳新投资的公司某份差事。

    侯娜在海外研发所的差事也很不错。

    活少薪水也高。

    但两口子也有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女儿,若是长久在谯城发展了,自己老来岂不是没有靠了?

    所以他们才费尽心思给女儿找了个本地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这事好办啊!”

    陈阳也是一拍大腿,道:“我跟谯城那边的市长很熟的,可以把国伟调到谯城小学任教,编制的话也可以解决。这样一来,二人就不用两地分居了?”

    其实小姨夫一撅屁股,陈阳就知道他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侯娜什么角色?

    他心中也很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看在母亲的面上,给她份工作而已。

    还想插手阳县的事情?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想多了吧!

    他也是故意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果然,这话一出,林国伟眼睛也是一亮。

    话说当初他之所以认了这门亲事,就是打听到了这家人是海王老总的亲戚。

    啥玩意?

    听到陈阳这么说,两口子立即慌了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找林国伟当侯家的女婿,就是看中了这个人家境不好,比较穷好拿捏。

    若是把林国伟弄到谯城当老师?

    他还能瞧得上侯娜?

    “表哥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侯娜却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!我可以马上给你办。”

    陈阳笑了笑,然后摸出了电话。

    以他跟谯城市长的关系,做这事自然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不行!”

    小姨夫和小姨急忙阻止。

    这个傻女儿!

    你什么德行,心里没点数吗?

    林国伟之所以愿意找你,那是因为他没什么本钱。

    现在他要是成了体制内的人,自然不会再受侯娜的气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侯娜有些中二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先出去!”

    小姨夫呵斥了她一句。

    侯娜气鼓鼓的扯着男朋友离开了。

    小姨夫陪笑道:“小阳,我知道你是好意。不过这事不急,我们回去商议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姨也在旁打圆场。

    不急啊!

    陈阳点了点头,然后收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两口子眼瞅着要弄巧成拙,也就绝口不提这一茬了。

    又坐了一会儿,小姨夫站了起来,说是天色不早了,就不打搅陈阳休息了,让他有空的话去家里坐坐。

    “小姨,您有时间吗?有些事情,我想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陈阳马上挽留了一下。

    有,有,有!

    小姨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小姨夫也以为事情有变化了,急忙起身回避了。

    “小姨,有件事我想问问你,当年我爸妈是不是吵过架,很严重的哪一种,到了要离婚的地步?”

    陈阳的语气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小姨的脸色微变,急忙道:“哎幼,小阳啊。这夫妻吵架都是正常的事情。有句话说得好,叫床头吵架床尾和。我跟你姨夫也经常吵,气头上也说过要离婚。这不也过来了。都是正常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看到她的表情,陈阳就知道李冬说的是对的。

    小姨肯定知道什么,她在极力的隐瞒。

    “小姨,我想听真话,希望你不要骗我。当初我爸妈要离婚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陈阳不想废话,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小姨眼神飘忽不定,似乎是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再说,我的脾气你是知道的。如果你敢骗我,我会让你们家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陈阳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威胁之意甚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