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六十九章 世界开始无所谓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com
    “喵喵喵~”

    “喵喵喵~”

    “咕噜噜噜~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今天,魔王领真的变成了一个能让猫猫爱好者狂喜的地方,在这片为猫猫虫准备的空地中,数不胜数的猫猫诞生啦!

    猫车们的叫声接二连三,连绵不断的进行着交流……魔王领此刻的底下,是近乎没有死尸的状态,全都扔进池子里面喂魔虫了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死者复生的灾厄,产生太大的影响,所以全世界都动员了起来,对埋藏在地下的尸体,就算是已经腐朽的也好,都挖出来烧掉或是以其他办法……

    或是酸腐,或是完全粉碎……总之就是完全的将其破坏。

    在这点上,就算是皇家陵墓都没有能够幸免,乃至是许多不知名的小国家的王的陵墓,都有专门组成的【掘墓团】在处理。

    响应尹拉的号召,一个崭新的时代开始了!

    后人称之为——【大盗墓时代】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然是开玩笑的,但的确……如果真的在陵墓之中得到了什么财宝,怎么处理也都是很无所谓的事情,甚至可以说是,现在这个世界的物价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,所以无所谓。

    不过,也并非是所谓的【被财团控制,无法由宏观市场调控】之类的缘由,而是更加滑稽也更加致命、更加美丽的原因。

    类似【人之将死,其行也善】一样的原理,现在人的道德品质,随着越来越存活无望,而变的有点趋向于……极善或是极恶。

    不过,极恶被飞快的审判了,杀了……所以留下了很难以想象的好人。

    在职业者也变得好心之后,平民们很少需要为了生活而担忧了,在魔法的作用下……任何他们需要的,赖以生存的资源都变得极其廉价。

    而这个世界就算不遇到危机,其实也一样可以做得到这点。

    奢侈品开始变得没有意义,生存必需品变得廉价,原本为了生存而劳碌的平民们,突然意识到他们的存在变得没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 帝国人还算好说,有尹拉作为动员者与精神领袖,他们依旧能够很好的完成直属上司(领地贵族)给予的任务……那点工资已经没有意义了,纯粹是为了世界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坚信自己做的,会为世界提供帮助……那么真的很渺小与微弱。

    可是公国不同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接下来,会按各个领地水泥路的数量分配猫车,每天只需要喂一条小鱼干就可以了,但是不允许各个领地的首领私用,一定要提供给每一个魔物自由使用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撒旦叶这样说着,她作为全体魔物认可的魔王,在分发着猫车,她环视着周围因为新奇东西而比较乐呵的首领们,叉着腰威胁着:“不然我就让尹拉先生去你们领地逛一圈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这样的【威胁】,但是本来就没有那方面想法的魔物们,自然也不会畏惧其实性格温和的尹拉,只是对于撒旦叶的话,发出友善的笑声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猫猫虫收获日,之后还会有第二次、第三次,甚至现在魔像队正在兽人国那边修路,道路必定会铺开,猫车的猫爪印也会遍布世界各地。

    直至将各个国度、种族都连接在一起,连同着他们每一个人的意志与心。

    魔王领这边一片安好,世界上各个国度也差不多都是如此……至少是看起来极端和谐的一片安好,可是唯独一个地方,因为体制于现状的冲突,矛盾终于还是爆发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金币逐渐的失去本身的价值,通过财富来决定地位的国度——

    公国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在这一天,猫猫公交的线路在魔王领被彻底确立的这一天,公国却充斥着血腥与尸体……当然不会是任何一位议员的。

    这里发生了很大规模的平民暴乱,因为不明朗存活的意义,不确定工作的价值,无法意识自己存在的一切,所以便产生了……倒不如死了,去尹拉身体里,看看那个【完美国度】算了。

    这之类的想法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造反了……随后被杀穿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算在若白年前就开始,玛娜适性不再彻底的只倾向于某几种特定的血脉,但是缺乏宝贵的【知识】的平民们,却依旧不可能是议员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是,伴随着平民们被大肆屠杀,为自己格外冠上了【议员】之名的贵族们,也察觉到了不对劲……似乎,他们的地位也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强大固然依旧强大,乃至是无敌的强,可是……如果强大什么都无法带来,那么他们的地位又能有什么意义呢?他们搞不懂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骑士老爷们终于滚开了!冲啊!”

    “抢啊!抢金子去!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在骚乱之中,平民们冲进了每一处藏着【财宝】的地方,将那些东西瓜分……而已经醒悟了过来,什么反应都没有的贵族与骑士,则冷眼旁观着。

    实力上的强大,让他们有着无惧平民的底气,而且……所有人都会意思到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心满意足了?”

    奥尔菲露丝这么问着,问着那些看起来变得迷茫,所以安静下来了的平民们,她作为议长而言,掌握着的暴力显然比任何一个贵族都更恐怖。

    不,也不需要【作为议长】,任何一个贵族,都有着独自杀死上万非职业者的自信,可是他们与奥尔菲露丝做出了相同的选择。

    满足?满意?

    然而并没有……因为金币仅仅只是金币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抱歉,奥尔菲露丝大人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这么说着的叛乱头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沉默着看着手中剑刃的骑士阶级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只有沉默,只有沉默。

    “总之,各自回家吧……”

    奥尔菲露丝这么说着,她轻轻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,我们先一起清洗地上的血,不然我晚上可睡不好……你们可以信任我吗?”

    信任,这是很有趣的话题,在这样一个感觉没多大希望,生与死没有意义、等价物失去意义的世界里,到底人会更容易轻信,还是更容易不信呢?

    答桉很明显……

    “或者信尹拉?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俺也是,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啦~”

    “好吧,回家了,尹拉大人……之前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把尸体挖出来烧了?”

    “啊,对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答桉是——没多大所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