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朵小黄花
最新网址:www.ibiquxs.com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又作什么幺蛾子?

    心情烦躁的咩咩羊十分不爽,恨不得把孟糖甩到地上,但想起她威胁的话,又默默按捺内心的坏水。

    “往那边走。”

    咩咩羊老老实实地驮着孟糖往她手指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“停,放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咩咩羊屈膝蹲地。

    妖兽啊,天底下有它这么委屈的天之骄羊没?

    踩着泥巴走到一小株黄花旁,孟糖弯下腰,目光平视小黄花。

    黄色的花不是没见过,但如此另类倒是少见。

    独独一只小黄花,约有二三十厘米那么高,绿色枝干被毛绒小刺环绕,花叶是嫩黄黄色,花蕊是暗白色,至于花瓣则是刺眼的黄色,当然,最怪异的当属菱形花瓣。

    “咩咩羊,你见过这种花没?”

    咩咩羊摇摇头,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它是一只羊,又不是百事通!

    “此花绝非凡品,要不和五叔寄来的植物种在一起?”

    独留一朵花待在原地,万一跑来什么野兔野鸡,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!

    暗自想想,孟糖徒手挖掉美丽的花朵。

    拔掉一枝黄花之后,孟糖看向昂着头颅的咩咩羊,示意它低头:“喏,矮点。”

    咩咩羊委屈巴巴地盯着孟糖,不情不愿地躬着身体。

    它是一只羊,又不是坐骑,好气!

    初夏暖阳,但心静自然凉,孟糖开开心心地环顾以前从未见识过的风景。

    漂亮的蒲公英在炽热阳光下,尽情绽放,微风轻轻吹袭,粉色的蒲公英花瓣随风飘散,如人的灵魂一般飘向远方。

    新芽盖旧草,站得高了,看见远方的野草就像匍匐在草地的士兵,坚毅又果敢。

    微风拂面,浑身清爽,这是一次十分独特的体验。

    许久,被徐徐微风吹拂的骨头都软了,远方慢慢变成此地。

    余光扫向忿忿不平的咩咩羊,孟糖不放心地叮嘱:“好了,去一边吃草。别乱吃,小心中毒。”

    山中有什么?

    山中有人心沟壑!

    心有余悸地瞥了眼山头,孟糖拍拍胸口向山坳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哇哦,太哇塞了!

    视野所致,野花肆意,芳香扑鼻。

    良哥眼神不好吗?

    五彩斑斓的花争相绽放,漂亮的蝴蝶在花丛中飞舞,彩色的羽翼撒下芳香。

    如梦如幻,如画似景,一时之间,难以分清是人间还是仙境。

    直到美丽的画卷出现非常不和谐的物体,沉醉在花海中不愿清醒的孟糖听着咩咩羊可恶又可恨的踩踏声,咬牙切齿地捡起树枝扔过去。

    羊生是不是过于太平,一会儿不搞事情,能咋地?

    “咩咩羊,我想夯死你!”

    咩咩咩~

    见孟糖生气,咩咩羊开心地又唱又跳。

    嫌弃地翻个白眼,孟糖一步步走进花海。

    指尖触碰到花瓣,丝滑柔顺,如丝绸一般。

    世间哪有女生会不喜欢花呢?

    除非过敏!

    左瞅瞅,右摸摸,兴奋许久过后,意识回笼,孟糖震惊又不可思议地看向花海。

    是不是搞错了?

    五叔寄来的植物种子不是花,但为什么会长花呢?

    距离上次上山,大约过了两三个月,难道说在此期间,种子发生变异,然后变成花!

    胡扯,此事有蹊跷!

    孟糖仔细研究花朵,突然发现一个关键点,此花似乎又抄袭嫌疑。

    还记得后山的一个秘密基地,师父在里面也养殖一大片花朵,可师父不是说只告诉她了吗?

    仰头静思须臾,孟糖心底已知晓大概。

    “咩咩羊,下山!”

    出拳化掌,掌心向下,五指凌空打出,凌厉的掌风化作厉气冲击树叶,啪嗒一声,落叶随风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双腿岔开平行蹲立,单腿出招,脚心向外,歘得一声,木板应声倒下。

    体力,肌肉的控制力,身体的平衡力以及敏感力等是锻炼身体素质必不可少的一项,一顿操练结束,周良不禁回想起三叔前两天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周建国:“有梦想是好事,有出息才能光宗耀祖,但你不行!”

    他为什么不行?

    课本上讲:‘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’

    他坚信十年如一日,终有一天铁杵磨成针,他会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。

    休息结束,周良擦着汗水来到阴凉处,小心翼翼地掀开薄膜,眼神莫名地看向刚发芽的植物。

    山上闹腾好几个月,再加上阴雨连绵,阳光不足,导致幼苗死去,无奈之下,他同宋爷爷商量,移植了一些花朵种在山坳。

    抬头看向天边雪白的云彩,唇角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糖糖会怪他多管闲事吧!

    “良哥,你干啥呢?”

    胡思乱想在脑海一一呈现,正当周良想得入迷,孟糖满身泥泞地走到周良身旁。

    “糖糖,你摔倒了?”

    嫌弃地抹去手臂以及腿上的泥巴,孟糖十分无语地威胁:“还不是咩咩羊,唉,又是想喝羊肉汤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糖糖,对不起,怪我擅作主张把鲜花挪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花很美,特别漂亮,而且我还额外种了一朵花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怪我多管闲事?”

    “花是前段时间种的吧!怪不得那几天早出晚归,原来是做好人好事去了!良哥,你说五叔给我邮寄的种子为啥就是种不活?”

    幼苗培育一批又一批,从最开始连芽都不发到现在幼苗鲜嫩,已经是很大进步,可一旦移植到山上,便烂根死去,为啥呢?

    若是山上土质不好,她已经专门换了土壤,可还是没种活,眼瞅着种子越来越少,孟糖愁得个子都长高了三公分!

    “要不你给孟五叔写封信问问?”

    “写信吗?会不会太慢,从这邮过去至少得一个星期,五叔回信又得一个星期,万一信件中途丢失,岂不是无功而返。”

    “孟五叔邮寄的种子应是当地的特产,也许它需要独特的种植方法,与其咱们胡乱试验,还不如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去找爷爷拿五叔家地址。”

    嫩绿的幼苗刚长出几片小芽,心中甚喜,但没过多长时间,小芽便会随着晚风落下,实在让人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孟糖兴致冲冲地走到田间小道,思考写信有哪些注意事项,忽然听见不远处阵阵嘶吼,秉着好奇心,一路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刚过拐角,便看见不远处骇人的大场面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!

    7017k